遭性骚扰儿童却毫无概念

2020-05-29 724 views
遭性骚扰儿童却毫无概念

文/火闪电载不动的胖女巫

最近看到一篇文章,内容有一小段对我而言是作者被性骚扰的描述,突然想起来,前阵子和同事聊天的时候发现,大家幼时也几乎都有被性骚的经验,有的是被认识的人强行搂抱,有的是看过暴露狂,身体触碰那些的都没少过,我常在想,这些变态到底为啥会出现?是性教育的失败?还是他们不懂尊重女性?

以我自身经验来说好了,小时候住眷村,村里的孩子都是玩在一起,某一天,某位不理我们小鬼,已经上国中的大哥哥突然把我们这些小鬼聚在一起,要我们到村里面一个偏僻不知道为啥有门的小巷。

等大家都到的时候,他突然要求所有的孩子脱裤子,然后男生用他们的生殖器官去碰女生的,觉得奇怪的我当下就溜了,也没留下来看发生什幺事,只是有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那位大哥哥时(是的,他是媒体人),我会很想知道他还记得当年他要求一票白癡小孩做的事情吗?当时到底为何要这样做?

遭性骚扰儿童却毫无概念


▲村里的大哥哥,聚集在一旁玩的小孩,请他们到巷子里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)

以前没有什幺性教育课,大家对于孩子的警告只限于不要跟陌生人走,不会要孩子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要让人随意触碰,小六的时候,身体刚发育,我知道班上的男生很多都开始对「性」有了意识,偷买A书或是把家里大人的「珍藏」带来学校的孩子不少,下课都可以看到一堆男孩聚在一起讨论这、讨论那。

那天我奉命到靠近村子外的杂货店买酱油,杂货店是间小小旧旧的木造房子,即使开了灯还是有些阴暗,当天老闆夫妻不在,看店的是他们已经上国中的男孩,我说了我要买的东西之后,那个男孩看着我。

突然叫我到店的另一侧较隐密的地方,搞不清楚状况的我傻傻跟去,然后那男孩转身就把手往我衣服伸,一直在我的身体上捞呀捞的,直到几分钟之后他才把手拿出来,给了我要的酱油,让我回家,这过程我完全愣住不知道发生什幺事,多年之后,我才了解那叫做「性骚扰」,可是当时学校没教,家长也没教,所以遇到时完全无法反应。

后来我看电影遇到过用包遮掩摸人大腿的鹹猪手,当时是气沖沖大叫让对方跑走,还遇过骑脚踏车时一个阿伯骑着机车贴近趁机摸大腿,虽然叫他滚开也想揍人,不过脚踏车的速度比不上机车,只能看他落跑,也在速食店遇过隔壁桌一位穿着短裤,表面上是趴在桌上睡觉,但实际上把生殖器露出裤口摸个不停的噁心人,当下是请速食店人员处理。

遭性骚扰儿童却毫无概念


▲作者搭客运时,一旁的乘客边看A片边自慰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exels)

最近一次是搭国道客运,隔壁的乘客在车上看A片还做出小小的自慰动作,当时气到想打人,但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,怕危及其他乘客安全而隐忍,后来上批踢踢发抱怨文的时候,网友告知国道客运的驾驶都受过训练,遇到这种事情可以告知驾驶,他会直接把车开到公路警察局,不过我更觉得,要是再遇到,我会开直播兼放爆料公社直接让他红破半边天吧!

其实,很多人在遇到性骚扰时,第一时间的感受是气到无法反应或吓到不知所措,被骚扰的过程很快速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加害人早已不知跑到哪,冷静、正确的反应也是需要训练,除非是遇到太多次骚扰才懂得怎幺即时反击。

最近几年#metoo活动盛行,虽然目前愿意说出来的大部分还是女生,但其实受到骚扰的男生我相信也不少,性教育除了是让两性对彼此有正确的认知,我想另一个目的应该就是让人知道「我的身体除了我同意,别人不可随意碰触」,但台湾的现实是,连性教育要进入学校都有人反对,那到底要怎幺教孩子们保护自己呢?难不成要让他们从「被骚扰中」学习反应吗?


粉粿相谈室│主题投稿 有烦恼心事吗?我们保护你的身分,也让你的声音被听见。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